掃一掃直達手機版

黃炎培鮮為人知的故事

發表時間:2018-09-28 09:34
作者:文/王昌范   信息來源:民建中央網站   發布時間: 2018年09月17日
 

  黃炎培是中華職業教育社的創始人,也是民建組織的發起人、創始人,人民政協籌備階段的主要民主人士。黃炎培留下的精神財富非常豐富,比如著名的“窯洞對”。黃炎培在延安問毛澤東中國共產黨能不能跳出歷史上“其興也勃焉,其忘也忽焉”的歷史周期律。毛澤東回答說,行,這就是民主。這個對話影響深遠,成為我們黨治國理政的生動案例。今年是黃炎培先生誕辰140周年,筆者整理了幾則黃炎培與民主人士鮮為人知的故事,以餐讀者。

  胡厥文初識黃炎培年僅11歲

  眾所周知,建國初期黃炎培擔任民建中央主任委員,以民主人士身份出任政務院副總理兼輕工業部部長,身居要職。胡厥文是繼黃炎培后擔任民建中央主任委員職務的又一上海工商界人士。胡厥文是嘉定人,生于1895年,小黃炎培17歲,他第一次見黃炎培時僅11歲。

  研究過黃炎培的人都知道黃炎培發起中華職業教育社前曾擔任過浦東中學校長。浦東中學是楊斯盛“毀家興學”的一所新式學校,當年有“北南開、南浦東”的美譽。胡厥文兄弟姐妹5人,一個哥哥、一個姐姐、一個弟弟、一個妹妹,他居中。哥哥胡保良(字師王),弟弟胡保恒(字叔常),姐姐胡保玉(字月書),妹妹胡保公(字韻秋)。胡厥文的父親是前清秀才,他非常明白“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美如玉”的含義。因此,他培養子女第一要務,就是要讓孩子受教育。1906年,浦東中學剛剛開辦,父親便送大兒子胡保良去浦東中學讀書。那年,胡厥文11歲,還在讀高小,知道哥哥讀的是上海最優秀的中學,非常羨慕。一次,父親去浦東中學探望兒子,他鬧著要跟父親一起去。父親轉而一想,帶他去,讓幼小的心靈感受一下學習的氛圍,增加見識,開拓視野,也未曾不可。父子倆舟車勞頓,趕到浦東六里。有幸的是,那次胡厥文見到了黃炎培。黃炎培那時28歲,在11歲少年胡厥文的心目中,對這位既是舉人,又是南洋公學特班畢業生,更是新式學校校長的黃炎培非常崇敬。他感到不虛此行,這也是他生平第一次見到黃炎培,對他日后與之相處平添了一份師生之情。

  黃炎培的好友沈恩孚是胡厥文的岳父

  舊時婚姻門當戶對,一般有父母包辦。形式有指腹為婚,從小訂婚等等。胡厥文也不例外,由父母做主與吳縣開明教育家沈恩孚之女沈有珪(方成)訂婚,那時,胡厥文才8歲。岳父沈恩孚,字信卿,亦署心馨,初號奉捂,晚號若嬰。肄業于上海龍門書院。沈恩孚是清光緒二十年(1894年)舉人,先后在寶山縣、嘉定縣學堂教習。在嘉定縣學堂任教期間,沈恩孚與胡厥文的父親胡光墉相識,遂有這段姻緣。沈恩孚后來與袁希濤、賈季英等人被官府選派赴日本學習考察師范教育,回國任上海龍門學堂首任監督。沈恩孚與黃炎培相識,為了地方教育事業,他們與姚文柟(子讓)、袁希濤(觀瀾)、楊廷棟(翼之)、雷奮(繼興)、方還(惟一)、劉垣(厚生)等創辦江蘇學務總會(江蘇省教育會前身)。辛亥上海光復后,沈恩孚曾任滬軍都督府顧問,江蘇省民政司副司長、代理司長,省公署秘書長。后來他棄政返教,籌辦南京河海工程學校(河海大學前身),還擔任過同濟醫工專門學校(同濟大學前身)常務董事。

  黃炎培、沈恩孚、袁希濤、楊廷棟、劉垣、賈季英都是后來中華職業教育社的發起人。尤其是沈恩孚對于胡厥文的成長和事業幫助特別大。天時地利人和,黃炎培賞識胡厥文,與知友沈恩孚不無關系。

  顧吉生廣西巧遇黃炎培

  顧吉生是嘉豐紗廠的創辦人,也是嘉定人。他雖然是生意人,但非常仰慕有文化的人像黃炎培這樣的舉人,吟詩作畫。八一三抗戰爆發,日軍入侵嘉定,嘉豐廠一度被困。為了不與日寇合作,1938年8月顧吉生結伴朱吟江游覽廣西。朱吟江也是嘉定人,上海木材行業翹楚。恰巧他倆在廣西遇到黃炎培一行。

  8月25日,黃炎培與教育家楊衛玉由桂林抵達柳州,顧吉生、朱吟江本來與楊衛玉、黃炎培相識。黃炎培沒想到會在此處同他們相遇,且在風景優美的柳州,不亦樂乎。他在日記里寫著:“與朱吟江、顧吉生在此處晤談,皆甚歡”。“皆甚歡”說明當時氣氛融洽,大家都很高興,他們約定結伴赴梧州。8月29日清晨,黃炎培與顧吉生、朱吟江同坐湘桂路小汽車赴梧州,過賓陽10多公里,車行至大橋墟,因大雨后溪水暴漲,公路被淹,于是,他們折回賓陽。他們走在賓陽城內外,看到賓陽的青年糾糾有勇氣,看到賓陽的婦女都勞作,看到賓陽的街道清潔,他們很是感嘆,一路夸獎。他們在賓陽,找到了一家叫大同旅館的住下,稍事休息。顧吉生對黃炎培說,在賓陽走一趟不可沒有詩啊。黃炎培聽了顧吉生的話,很當一回事,于是作了一首四絕。這首詩收入了《黃炎培詩集》,其中首尾2闕是這樣的:

  垂垂盛鬋入時妝,知是誰家窈窕娘。一色玄裳渾不辨,襯將六寸雪跌雙。

  賓州小駐耳春弦,戎服汪童報國年;有女能勞士能勇,橫流一柱立南天。

  在抗戰的后方廣西賓州,黃炎培將所見所聞,融入他無限的遐想,抒發情懷,作了那么一首詩,后來黃炎培又將這首詩書寫在扇面上,分別贈送給顧吉生和朱吟江,這扇面如果現還存世的話,一定是不可多得的文物了。

  第二天清早6時,他們預計公路上積水已經退下了,準備繼續前行。離開旅館前去結賬,結完帳,他們車行過大橋墟,經貴港、玉林、北流、容縣,岑溪而至梧州,這時已是下午四時半了。

  順便說一下,顧吉生兒子顧鼎玉曾任蕪湖市民建工商聯主委,孫子顧永熙是上海市政協第八、九屆常委、市工商聯副會長。

  黃炎培茹素于功德林開業之前

  功德林是老上海著名的素菜館,開業于1922年,黃炎培對功德林情有獨鐘。建國以后,已經擔任政務院副總理的黃炎培仍舊牽掛著“功德林”。1957年8月,功德林蔬食處為將黃河路43號3樓上海市電器商業同業公會房產轉給“功德林”作為營業場所時寫給市工商聯的公文中說到:“功德林現在每日營業從叁仟伍佰元增加到壹萬伍仟元,企業散座已感不足,經常有外賓光顧,希望市工商聯調撥房屋供營業……”并說:“今年上半年黃炎培先生來滬期間看到功德林還是破破舊舊,向有關領導提出改善房屋的建議。”可以看出晚年的黃炎培仍然心儀“功德林”,念念不忘“功德林”。

  外界對于黃炎培中年茹素的說法由來已久。黃炎培生于1878年,1917年那年黃炎培40虛歲。黃炎培在《八十年來》一書中曾提到:“一九一七年六月游新加坡海濱,親眼看到捕魚人出海歸來,船上滿載活魚,漁夫一一將魚破腹,挖掉內臟,投入另一空船,魚兒跳躍幾次才死去。人類為了果口腹,這樣地殘殺生物,使我感觸很深,立下了素食的志愿。”這是黃炎培食素的原委。

  印證黃炎培茹素的還有他1933年創作的一首詩《不忍歌》。《不忍歌》中寫道:“我持素食十六年,吾心滋安體滋適。”可以理解為堅持素食16年,滋養了我的身心,適合我的身體。從1917年到1933年,黃炎培茹素恰好16年。還有一首詩《素食答客問》,是黃炎培在1939年創作的。詩中有那么2句:“廿年菜甲香無比,忘卻烹鮮更逐羶”。意思是20余年素食覺得比什么都香,比什么都好,忘記了魚鮮、忘記了羊肉的味道。

  黃炎培女兒黃璐在《父親對我們的身教言教》一文中寫了這樣一段文字:“我家一貫儉樸,父親中年后茹素,家中常有咸菜豆瓣湯佐食,姐弟們一見就合唱‘咸菜豆瓣湯,吃了上天堂。’似乎食之更有香味。”說明黃炎培茹素引導家庭和子女的一種勤儉節約的生活習慣和生活態度。

  已經出版的《黃炎培日記》證實了黃炎培與素食的情結,尤其是他多次光顧“功德林”的記錄。從1923年7月至1926年元月,在3年不到的時間里黃炎培5次記錄自己在“功德林”就餐的情形。

  如1923年7月22日的一條日記是這樣寫道:“星期日,午,功德林開暨南校董會,夜車赴寧”。“暨南”即“暨南大學”,暨南創始于南京,后遷滬上。黃炎培曾任江蘇教育司長,對地方教育事業無不關心。這一天,黃炎培在功德林參加完暨南大學校董會,便乘夜車去南京了。“寧”即南京的簡稱。

  又如1924年7月14日,黃炎培記:“星期一,午,與憲承劍、樓竹平功德林餐,商量《人生周刊》事。晚,與培侖子、介蕃、信卿功德林餐,商漢口工業學校合同事”。就這一天,黃炎培在功德林用了兩餐,都是在商量工作。

  1925年4月7日與7月20日,黃炎培再去了功德林2次。4月一次是從南匯周浦回到上海,“餐于功德林”。7月一次是整理完浦東中學會計報告,“夜,功德林會餐。”會餐約10人,前文提到的沈恩孚、賈季英都在場。1926年1月5日的一次是為了商量圖書館和募集基金事宜,黃炎培約葉采真、王一之,孫子讓赴功德林就餐。從時間段看,黃炎培在功德林5次6餐,說明他對功德林情有獨鐘。

  黃炎培作保,民建總會借中華職教社作為會所

  1946年1月26日民建總會第七次常務理事會商議“總會定期遷滬案”。當時決議是“隨政府還都后再行遷滬”,并推定駐滬和籌備移滬辦公室負責人為楊衛玉、胡厥文、孫起孟、胡西園、吳羹梅等5人。1月底,胡厥文、楊衛玉先行返滬開展工作。同年2月1日民建總會臨時常務理事會討論也提到秘書處主任孫起孟、副主任何萼梅、范堯峰去滬。2月4日黃炎培坐飛機從重慶回到上海。2月20日第十次常務理事會提到會員組副主任袁庶華從總會遷滬,并決議民主建國會的機關刊物《平民周刊》第七期由滬出版。民建總會主要成員與工作的移滬,為民建總會遷滬作了鋪墊。

  由于民建組織返滬人員日趨增多,民主斗爭的任務日重,1946年4月12日民建總會遷滬。民建總會在滬會所在哪?一直是研究民建會史的一個難題。黃炎培故居曾陳列出一份胡厥文向中華職業教育社租賃房屋的契約。胡厥文此時的職務是民建總會駐滬和籌備移滬辦公室負責人,他以這個名義,并于同年8月1日與中華職業教育社簽訂租賃契約。租賃契約這樣寫道:

  租到雁蕩路68號沿馬路一大間和一小間房屋,每月租金國幣一萬元正,按月先付后住……租期自1946年8月1日至1947年7月31日……

  立租契人:胡厥文

  中華職業教育社

  保人:黃炎培

  同年8月7日,也就是在簽訂租賃契約后的一周,民建總會“新會所布置就緒,遷入辦公”,這條重要記錄在同年10月10日《民訊》創刊號《大事記》中刊登。從時間上,對接了簽訂租賃契約,到布置會所,到遷入辦公這個比較符合常理的時間規律。可以斷定,民建總會遷滬的會所就是現在的雁蕩路上海中華職業教育社。

  黃炎培既是中華職業教育社的創始人,又是民建會領導人,從中作保,手牽2個與他有“血緣關系”組織,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2018年5月,民建中央主席郝明金代表民建中央來滬期間,親自為“民建總會在滬舊址”揭牌,并將此處作為民建中央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黃炎培“超山觀梅”之謎

  《黃炎培詩集》中有一首“超山觀梅”的詩。這首詩的前幾句是這樣的:“三臺曾觀古唐梅,超山觀梅今始在。晴空欲眩一片雪,獨干老了猶花開。”乍一看,黃炎培在賞梅季節結伴友人一同赴杭州超山觀梅。那天天氣晴好,梅花盛開,他情不自禁,借物喻景、借景抒情創作了這首詩。其實不然,這是一個歷史謎團。

  1945年12月,民主建國會在重慶成立。民建成立以后,即派楊衛玉等人來滬發展會員。1946年4月,民建總會遷址上海。1947年10月民盟被國民黨政府宣布為“非法團體”。民盟轉為隱蔽活動,民建也轉入隱蔽活動。當時特務盯梢民主人士的行蹤。黃炎培、胡厥文等人均被盯梢之列。

  1948年2月24日,黃炎培、胡厥文等人乘西湖號游覽專車從上海赴杭州,中午抵達。他們就餐于“素香齋”。下午,他們坐船蕩至孤山。孤山梅花寥寥,他們覺得不足觀,便改坐車游玉泉、靈峰寺,轉至靈隱。晚餐在杭州著名的菜館知味觀用餐。25日,他們坐旅行社特雇的汽車抵達超山,進入超山,梅花怒開,引起了黃炎培作詩的想法,于是寫下這首“超山觀梅”。仔細解讀黃炎培的詩句,他是另有含義的。“晴空欲眩一片雪”,這“眩”有迷惑、迷亂之意,黃炎培這時他那有雅興去超山觀梅呢?這個時期不是“民盟”被認為是非法組織,“民建”轉入地下活動的時期嗎?后來才知道,原來他們是被特務監視,被迫攜眷從上海去杭州,游超山是故作鎮定,真正的目的是聚在一起商議組織事宜。“超山觀梅”成為了一個歷史事件,當年留下的照片刊登在《中國民主建國會紀念冊》里。這幅老照片標識了合影人的姓名,除黃炎培、姚維鈞夫婦、胡厥文、沈方成夫婦之外,還有黃炎培的女兒黃當當,民建同仁王佐才、周賡、郝玲星,一共8人。姓名下面寫著“在宋梅下”,這些白底黑字都是在照片的蝶形框內呈現。

  筆者為破解這個歷史謎團,今年初春,特意按圖索驥,去杭州尋找老照片中的宋梅。這株有著700多年歷史的宋梅確有“獨干老了猶花開”的感覺,除枝干露出少許綠芽以外,已經沒什么花瓣了,孤零零的。感嘆之余,不禁想到,這株“宋梅”也留下了我國民主人士深深的痕跡。

  黃炎培的詩共為6句12行,后4句是:“此山宜梅土殊眾,山民資生免饑凍。八九百年一二存,坐令游人思趙宋。唐梅宋梅證已稀,艷稱六出形漸非。此花古拙飽桑海,即今山外喧金鼙。”可以看出,黃炎培預感黑暗終將過去,曙光終將來臨,他的“此花古拙飽桑海,即今山外喧金鼙”就是表達了這樣的心愿。

  毛主席對黃炎培、陳叔通同樣尊重

  黃炎培與陳叔通是知交。建國以后,黃炎培主持民建中央工作,陳叔通主持全國工商聯工作。受中國共產黨的委托,陳叔通從1951年10月起主持工商界全國性組織的籌建工作。陳叔通擁護黨的領導,接受黨的領導,虛心向各方面的同志學習,為工商聯工作傾注了大量精力,推動了全國私營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因此,他受到黨和人民的敬重和愛戴。人們都稱他為“叔老”。叔老年紀大了,不能記筆記,主要靠想、聽、問來領會文件精神,來調查研究。他年邁耳背,在小型會議上,他常常依次坐到發言者身邊,一個一個仔細傾聽。他德高望重,但從不以長者、領導者自居,作風民主,奉行“三心”原則,即先要以心比心,才能以心批心(以發自內心的真誠來批評別人的缺錯,聽取別人批評自己的缺錯),求得協力同心。

  叔老是黨的諍友、摯友,他曾寫下“真心靠黨路不迷”的詩句。他身居要職,仍認真學習、研究黨中央文件。學習中遇到問題,他找陳毅、李維漢等同志求教,或打電話給周總理約談,實在搞不懂的大問題,有時與黃炎培(任之)聯名寫信,直接向毛主席請教。毛主席非常尊重他們2位老人,回信時,信封上寫的是“叔通、任之先生”,信紙上則寫“任之、叔通先生”以示并重。

  黃炎培先生為民主黨派人士樹立榜樣,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榮辱與共”,同心同德,正如陳叔通先生所言的“以心比心、以心批心,求得協力同心”。




責任編輯:管鑫


求网上真人龙虎技巧 斗地主单机版斗地主 360彩票导航大乐透走势图表 那不勒斯 开一个彩票投注站要多少 网上游戏棋牌 什么博彩注册送体验金 全天实时计划 老时时是否合法 澳洲彩官网